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心悠然的博客

 
 
 

日志

 
 
 
 

童年乐事  

2007-10-07 13:52:3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到老年,身闲心静,寂寞间也常回首往事,静观世情,我常想,现在的孩子还有我辈儿时那样快乐的童年吗?在城市中看到的是童贞稚子老成早熟,他们似乎一跃就跳过了童年,向着人生的征程奔跑,在父母与社会的奖掖与胁迫下参加各种培训班,背唐诗宋词,学英语,绘画,书法,钢琴,舞蹈,上少年体校,参加奥赛等等,他们的父母望子成龙心切,恨不能一个早上将孩子拔成天才,成为李白,杜甫,李清照,成为爱因斯坦,达芬奇。于是残酷地剥夺了孩子们的童年,他们游戏的空间,好玩的天性,也许因此在他们成年之后有一定的成功,却缺少了一段美妙的回忆。乡村的孩子们也许要快乐自由一些,但随着现代文明的渐进,许多传统的古老文化习俗在消失,时代在变,环境在变,他们还能有我们儿时那样海阔天空的童年吗?在我们这一代,倘若回忆起儿时,至今依然感到飘香流蜜。

且从岁月的时序说起吧。

少儿时代,无忧无虑,像一只小鸟,不知世间有许多风雨,不知人世有许多艰难困苦,只知道快乐地飞翔歌唱。一年之间,最盛大的节日是过年,才交腊月就盼望着过年,喝过腊八粥,农事渐闲,忙碌了一年的乡亲们就开始为年事奔走了,孩子们就在一起唱古老相传的童谣:二十四,祭灶至,二十五,打豆腐,二十六,杀年猪,二十七,杀阉鸡,二十八,打糍粑,二十九,烤烧酒,三十夜,坐着呷。仿佛家家都是丰衣足食的小康人家,中国人对过年相当重视,也相当尊重,叫化子也要过个年,不管怎样艰难,总算熬过了一年,新年又带来了新的希望,家家要图个喜庆,所以总要过热热闹闹,欢天喜地,祈求来年吉祥如意,孩子们的歌谣是一年尽头欢乐吉祥的点缀。大人们也正如歌谣所唱的程序在忙碌,杀鸡宰鹅,熏腊肉血粑,仿佛一年的辛苦劳作都是为了过个欢乐吉祥年。渐近年关,就有许多禁忌,大人们叮嘱孩子不吉利的话不能说。

到了大年三十,家家贴春联,挂灯笼,喜气洋洋。除夕之夜,家家炉火通红,炖猪腿,炸米花,然后焚香烧纸锭,放鞭炮,祭祀祖宗,天地神灵,远近村落,劈里啪啦,此起彼伏,响声不断,黑夜中,火光闪烁,景象壮观。祭过神灵,一家人团坐吃过年夜饭,大人就给孩子们穿上新衣服,发压岁钱,把钱放在枕头下压岁,保佑孩子们长命富贵。

新年初一清早,又是放鞭炮,祭神灵,然后开门纳福,招财进喜,全村男女老少挨家挨户拜年,户主们早已准备好了烟茶,招待亲族邻里,孩子要发糖并花生粑粑,把衣袋装得满满的。在我们的小山村,还有一个风俗,初一清早天才蒙蒙亮,孩子们就吆喝着各家的狗走向村后的林子里,呐喊着逛山,说是可以赶走野兽妖魔,保一年平安,呐喊一阵才回村随大人去拜年。欢乐的春节就拉开了序幕。

正月理亲,清明理根。这是亲情大放送的日子。初一崽,初二郎,初三初四外甥郎,乡间的小路上,走着一串串嘻嘻哈哈的拜年客,雨雪无阻,逢上大雪天,孩子们踏着绒绒厚雪,沙沙作响,更见新年气象,瑞雪兆丰年,也为新春增添了喜气和祥瑞。拜年客登门了,远远的就放起爆竹,长辈们就春风满面出门来接客。乡间民风古朴,家族观念浓厚,往往一个家族不分叔伯兄弟,各家的客人就是家族的客人,轮流做东招待,显示家族的和睦融洽。在这样的盛情款待下,客人酒醉醺醺,往往要留住好些日子,小客人自然也备受宠爱,甜酒粑粑糖果零食想吃就吃。

对孩子来说,正月里最快乐的是放爆竹,踩高脚马,荡秋千。新年前,大人们就上山砍树,做秋千架,编秋千索。到了新春,秋千架下就聚集了村里的少男少女,和远远近近的拜年客,大家争着抢着荡秋千,一面比赛看谁荡得高,荡得精彩多姿,如苍鹰展翅,蜻蜓点水,还有空翻斛斗,这是男子汉们的把式,女孩子们则像一只蝴蝶在秋千上飘,让架下的人仰头观望喝彩。秋千架一直要到过了元宵才放倒。欢乐的春节便在余韵袅袅中收场了,人们又要开始新一年的忙碌。

元宵之夜,还有一乐,就是逛旱船,耍花灯,舞龙灯,耍狮子。逛旱船就是一个艺人妆成姑娘腰上束一只彩绸扎成的船,手里拿着桨,一边摇一边唱,后面有敲锣鼓的伴奏,一家家堂屋走过,向主人讨赏钱,与正月初一挨家挨户送财神差不多。耍花灯更好看,一串串纸糊的灯笼,有各种各样的动物,鲤鱼,虾,蚌,螃蟹,公鸡,鹅,,,,,,中间点着蜡烛,一村一村游过去,每到一个村,村里的人就要放爆竹接灯,赏钱。孩子们就跟在后面跑,看热闹。舞龙灯,耍狮子则要更高的技艺,一般要去远地请班子,难得见上几回。总之,乡村生活虽然简朴,但正月新春还是充满欢乐,丰富多彩的。

俗谚:二月二,龙抬头。春暖地气动,春雨艳阳哺育万物复苏,柳抽丝,草吐芽,燕归来,“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农人们开始忙着春耕了,牛走燕飞,春风骀荡,孩子们也甩掉厚厚的棉衣,一身轻松。老皇历上说了,“立春五戊为春社”。春社日是孩子们走向原野的最欢快的一天,小伙伴们结队成伴,背着竹篮,朝山坡田野走去,拔野葱,扯猪草,这一天我们乡下叫“走社”,走得越远越好,走出一年的好运。逢上邻村的孩子就打野仗,追赶子,一直要疯玩到饥肠辘辘才回家,大人们不会责备。这大约是民俗给孩子们的一个礼物,让孩子们无拘无束开开心心玩一天。这大约就如古人所说的踏青,去寻找野外第一份春色,饱览第一缕春光。

传统习俗,社日这一天要为新故的先人挂青,据说在阴司地府也有许多规矩,新故的亡魂还没有居住证,许多孤魂野鬼要来欺侮他,社日这一天,他的后人就要到坟地上来上香烧纸钱,相当于贿赂这些游魂,还要撒粑粑,让他们去抢。社日撒的粑粑叫做“社粑”,是用一种植物藤捣碎沥汁和在糯米中做成的,味道甘甜。孩子们只要听到那座新坟上有爆竹声,有孝女们的痛哭声,就争相往那儿跑去抢“社粑”,很多时侯不在乎吃,在乎一种互相争抢中得胜的乐趣。

三月三,姑娘回娘家,是女人们走出闺阁的日子。现在已不时兴了,但挖荠菜煮鸡蛋的习俗却还保留下来了,且有发扬光大之势,民间说这一天吃荠菜蛋可以强身健体,也许是荠菜有药物成分。

三月清明祭扫,照例由一个家族中的长者为首,领着族中后裔们到祖宗坟山上去,这祖先们长眠的坟山,平日除放牛割草很少来看视了,墓碑也往往被荒草掩没,拨开茅草,寻觅石碑上的碑文,长辈指指点点,这是第几世祖,几世婆,讲述祖辈们流传下来关于他们在世时的故事,让后裔们嘘唏赞叹,然后在坟茔前摆上祭品,焚香奠酒,放爆竹响铳,在坟上挂上一串纸钱,以表达对先人的纪念。在同一座坟山上,往往葬着许多家族的祖先,这一天就是家族兴旺发达,子孙繁荣的大检阅,几个家族碰到一起了,互相招呼问候,也有暗中比强盛之势。将祖坟一一扫遍之后,回到村里,合族男丁聚集一起,大摆筵宴,以显示家族的团结和睦。那时代,重男轻女,女人们是不能上祖坟去扫墓的,也就没有资格参加宴席。我儿时上学,清明前学校要放假,先生要带领我们去扫墓,我们尹氏的祖坟在竹篙塘那边,离村有五里远。到了祖宗的墓地,先生要给我们发笔,墨,族上有公田,先生是族上请的,扫墓的祭礼,发给我们的笔墨也是族上支出的,到祖坟上去扫墓也相当于一次春游。

清明过了,就是立夏,端午,一个节气接一个节气,使一串串枯燥的日子中穿插了一阕阕欢乐的乐章。立夏吃春笋煮鸡蛋,说是吃了平安度夏。

端阳节是传统盛节,家家门口挂菖蒲,艾叶,盛夏来临,可以驱虫避邪,要吃粽子,喝雄黄酒,《白蛇传》中的白娘子就是这一天喝了雄黄酒现了原形。端阳这一天,订了亲的年轻小伙子要去岳丈家送节,猪腿,鸡,鸭,包子,粽子,担子上必不可少的是要挂几把蒲扇,这是给未过门的心上人送上的一份情爱,好教她摇扇度夏消暑的,包子粽子则是散给亲邻孩子们的,村里谁家来了新郎官,孩子们就很高兴,那时侯,包子在乡下是难得吃到的。

端阳节看赛龙舟是儿时一乐,我儿时看龙舟要去竹篙塘的鳌鱼渡,离我们村五里多路。这时节,已收麦插秧,农家稍有空闲,十里八里的乡亲们吆三呼四去看赛龙舟,大人们不忘牵着自己的孩子去河边看热闹,一出村二三里,翻过一座山,远远地就听到咚呼的鼓声,于是一路小跑,到了河边,只见河中数十只龙舟,一条船上二十来个青壮年汉子,开始是在水上悠悠的划着船,一面唱着“龙船调”:年年有个五月五,划龙船啊,嗨唷!,,,,,,正式开赛了,随着鼓点喊着号子,齐刷刷地奋力划着桨,溅起阵阵浪花,船行如梭,竞相向前。得胜者就有岸上的主事者为他们披红挂彩,放爆竹庆贺。沿河两岸,河堤沙滩,临河的吊脚楼挤满了红男绿女,为河中击鼓扬楫的健儿们呐喊助威,为得胜者喝彩,也为自己获得一番兴奋。在这样盛大的集会,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叫买零食的川流不息,大人们也不吝给孩子们买碗汤圆,凉粉,或牛皮糖。直到午后龙舟散去才欢欢喜喜回村。

入秋第一个不算隆重却异常庄重的节日是尝新,这在农家是很虔诚的,一年的辛勤,还要感谢天地神灵,风调雨顺,早稻初熟,翻开皇历,择取一个吉日,在田中选摘一束稻穗,取得新谷,舂出新米做成饭,然后焚香祷告,先敬天地祖宗神灵,然后家中长者下箸尝过新,全家才能动口,享受一年辛勤的劳动成果。

七夕牛郎织女渡鹊桥,天上明月皎皎,晶莹的星星像宝石缀满天空,地上乘凉的人们摇着蒲扇,一面啪哒啪哒赶蚊子,说着古老相传的故事。女人们请筷子娘娘占卜,看命中有几个儿女,这晚上,姑娘妯娌笑笑闹闹很是快乐。

这晚上在乡间最热闹的是偷瓜送瓜。七月流火,瓜果早熟,后生小伙子们就成伴结伙去人家菜园偷冬瓜南瓜。先挖个孔,把瓜瓤掏出来,灌满水,再用个红辣椒塞在孔中,然后送到村里新婚夫妇的床上,。小两口上床一不小心弄掉红辣椒,瓜中的水就流出来把被褥弄得湿透。这看起来是个恶作剧,却是乡亲们最美好的祝愿,祝福小两口早生贵子,那个红辣椒就表示是婴儿的小鸡鸡,要主人善结人缘才有小伙子们来送瓜。送瓜的人群上了门,主人就盛情接待,吃吃喝喝方才高高兴兴散去。第二天,丢了瓜的人家知道瓜被偷去做了吉祥娃,也不会骂人,还会很高兴。

中秋节赏月,月圆人圆,一家人聚在一起团团圆圆,吃月饼,剥花生,柿子,柚子,都是农家自产,这些传统的节日唤起人们的亲情,使人不至于因天南地北相隔万水千山而疏离淡忘,千里共婵娟,远在异乡的亲人也会涌动思乡之情,思亲之情。当然,此时的孩子们还不懂得离愁别恨,我们儿时的乡下人很少外出谋生,中秋之夜,没有这些复杂的情感,只有秋收后的欢乐和喜悦,和民间古朴的游戏。

八月十五放犀牛是很热闹的,皓月当空,秋风送爽,村里的男男女女来到秋收后的农田里,因为刚收割后的田间土地湿润,两个年轻小伙子头顶头匐伏在地上,旁边一人唱着放犀牛的歌,相当于催眠曲,不一会,这两人就进入梦游状态,在周围人群的呼喊声中互相顶撞,呼哧呼哧像犀牛相斗,越来越激烈,有时候把田塍也冲崩了,却一点不省人事,但奇怪的是放犀牛的人一点也不会受伤,不过第二天很疲倦。

重阳美酒桂花香,其实,桂花从八月间就香飘人间了,一到重阳,秋风凉了,更加清香馥郁,这时节,鹅肥鸭胖鱼长膘,家家杀鸭宰鹅,干塘起鱼,农家自酿的米酒,醇香醉人,真是满村飘香。

重阳过了,寒露霜降,节气逼人,寒冬降临,我们小时候,气候很冷,才几十年光景,地球气温变化多大,那时,一交霜降,早上大地一片霜冻,脚踏下去沙沙作响,寒冬腊月,北风呼呼,大雪纷纷扬扬,池塘结成厚冰,冰上可以走人,檐头滴水成冰,冰棱有一尺多长,孩子们敲下来或吃或玩,打野仗。现在的孩子们已经很难看到一两场雪了,也就失去了雪中游戏的乐趣。雪花飞扬中,一年就流水般过去了,孩子们又长了一岁。

我们的童年时代,上学是轻松快乐的,没有现在小学生们的这种压力,一年中只在端午节,年末两次背长书,就是把先生教过的书从头至尾背诵一遍,背不出来用铁尺打手心,我那时记性好,从未被先生打过,发榜时总是高居龙头,父亲很高兴。

放学回家,也也帮家里做些事,放牛,扯猪草,砍柴,在田野山岗疯跑。乡村四季,风光旖旎,春天,麦田铺茵,菜花映金,穿梭在油菜田里,满头金黄的菜花,浑身也沾满面了菜花的芳香,蜜蜂嘤嘤地追逐在身边,云雀在头顶上的天空欢唱着:“飞上天,飞上天!”扯满了一篮猪草,小伙伴们就天始做游戏,扔铲刀。这是一种用来铲猪草、野菜的小刀,尺来长,前端弯曲成弧形的刀片,后面是刀柄,玩的时候,每人赌一堆猪草,然后划拳轮流扔铲刀,铲刀在空中划个弧,落下来的时候,刀柄着地立起来为最好,谁赢了猪草就归谁。

夏天,在高粱地里钻,把人家的高粱拗断吃高粱杆,我们那儿不种甘蔗,高粱杆也有点甜,就当做甘蔗吃了。大豆熟了,也有的就去偷人家的毛豆找一堆柴火烤着吃。

夏日最快乐的是下河洗澡,我们的小山村没有河,只有清水塘和一条绕村而过的小溪,水塘里的水是死水,一阵扑腾就搅得浑浊,还是在小溪里玩得痛快。这条小溪不知从何处发源流来,清澄见底,在我们村前拐了个急弯,再向下流去,拐弯处的流水冲激出一个深潭,村人称做崇阳潭,在这里砌了个码头,全村人都到码头上挑水饮用。潭边有几棵古树,一棵枫树要几个人才能合抱,一棵樟树,硕大的身躯倒伏在水面上,再从倒伏的躯干上蓬蓬勃勃生出许多新枝来,这倒伏的躯干就像跳水平台,大人坐在上面钓鱼,孩子们从树上纵身一跃,跳入水中,再爬上去,再跳,在溪水中扎猛子,学狗刨式的游泳,直到大人一遍遍叫魂才回去。这几棵古树是村里的一道风景,把守着村里的风水,外地人进村,远远的只见绿树掩映,炊烟袅袅,鸡犬之声相闻,不见屋舍,可惜这几棵树在大办钢铁时被毁了,我们这山环水绕的小山村也就像剥去了衣裳的少女,裸露在阳光风雨中,失去了几份美艳的姿色。那一湾溪水也失去了当年的清澄碧波,石级码头上再也看不到挑水的乡亲,尤其是沽水季节,溪水断流,垃圾与杂草淤集,我们童年时代的天然浴池不复昨日风光.只能临溪追思.

 

  评论这张
 
阅读(23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