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心悠然的博客

 
 
 

日志

 
 
 
 

心之悟  

2008-04-02 16:16:5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学生薛峰年少有为,清华大学中央美术学院毕业,现已是中国最年轻的古文物鉴赏专家,经常香港台湾日本东南亚五洲四海飞,才二十出头,就出版了数本书画集。他和我也算是忘年之交了。他博览群书,古诗文功底雄厚,我们之间,既是师生,又是朋友,中学时代每到我家来都春风满座,侃侃而谈,诗词书画,轶闻趣事,乃至校园秘闻,同学早恋,一聊就是大半天,直到大学每年寒暑假回家依然如故。如今当然是事业为重,越飞越高,也就前缘难续了,我和他的许多娓娓交谈,也都如黄河扬子的浪花汇入东海,如三月里的春风,飞上桃花枝头,成为远去的风景。但唯独有一句哲言,深深铭记在我的脑海中,他知道我喜欢写作,也常发表些作品,曾经对我说过一句为文之道:诗之善鸣者当鸣时之善。

大哉斯言!善哉斯言!

 

想起了余杰秋雨清玄,不禁茫然。谈佛论道的清玄以其空寂顿悟静化人的心灵,洗心向善即除心魔;秋雨以其生花美文给人智慧,予人启迪,在谈古论道中将人引入超脱虚空,忘却人间苦难;余杰以担道者自任,忧戚于世上疮痍,人间疾苦,每疾言厉色,指斥詈批世俗丑陋和罪恶,一支寸管狼豪想要扫平天下浊。结果前二人悠游自在,为当道者所悦,也为潮流所捧,风光无限,余杰却不为世俗所容,余杰最近似乎销声匿迹了,不知是“斯人独憔悴”,还是闭门思过,或深山修道去了,总之已久未见其文踪。

由是我想,在我们这泱泱华夏,固然需要林清玄的静修,涵养性情,清心寡欲,以和谐社会,也需要余秋雨的人文情趣来滋润我们的胸怀,提升我们的品格,但难道容不下一个异类,为这丑恶充斥罪恶丛生的世间发一声呐喊,敲一声警钟。

 

中国人喜欢喜鹊,不喜欢乌鸦,鼓掌声总是比巴掌声悦耳动听。所以聪明人选择了作歌德的喜鹊,或者作高翔云霄的天鹅,,海阔天空,青云直上,作一只呱呱聒噪的乌鸦总是会遭人诟病的。

然而,当你眼睁睁看到这世上有如此多的邪恶,你能视若无闻,心如止水,波澜不惊么?你能不义愤填膺,拍案而起,仗剑出鞘么?余杰固然过于锋芒毕露,血气太盛,但假如鲁迅活到现在,他能保持沉默么?沉默与退却只能纵恶,倘若只鸣时之善,不歌生民病,这世间就会更污浊,所以毕竟需要战士,即使倒下,在世为人杰,在天为英灵,在地为鬼雄。

掌声固然是需要的,人在旅途需要精神鼓励,好孩子是夸出来的。但好人未必是夸出来的,有时候走火入魔,需要一声断喝,一个巴掌,才能清醒。历史的真正推手是谁,于国于民有益的是谁?谁是真正的益鸟,文章若将人带入无为也形于堕落。

 

中国人的处世哲学向来有三种:一是积极入世,拼搏进取;一是消极避世,远离红尘,逍遥自在;一是静修参悟,向天国寻乐园,向佛祖求来生。这也是中国儒道佛三家广有信众的原因吧。一般人年青时代,血气方刚,总想有所为,做一个神勇的斗士,吹箫说剑,浪迹天涯,无畏无惧,不求生封万户侯,但得名标凌烟阁。但在世上斗来斗去,伤痕累累,不过是唐吉诃德斗风车,于是锐气烟销,壮志云散,退下阵来,随波逐流,与世浮沉。倘若尚有一丝清风傲骨,则或逃归山泽,或隐于市井,竹篱茅舍自甘心,或循入空门,铁衣著尽著僧衣,在晨钟暮鼓青灯黄卷中了却余生。

你能说,哪一种人生是上乘人生。

 

我思故我在,我行故我在,假如无言无行,活着的意义在哪里?宁鸣而死,不默而生。大狗用大狗的声音叫,小狗用小狗的声音叫,这些天堂飘来的洪音是圣哲的教谕还是蛊师的鸠酒,巫婆的魔咒?

静观人生的丛林,有虎啸狮吼,莺歌燕语,也有蝉嘶蛩吟。有铁马金戈,渔歌樵唱,也有木鱼钟罄,但看你的心往哪儿飞,在哪里安栖。

佛说:人生若得如云水,铁树开花遍地春。

心魔即魔,心佛即佛,还是一心向佛吧,佛已许了一个春,还不知足么。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