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心悠然的博客

 
 
 

日志

 
 
 
 

杏林悠悠五十秋(5)  

2008-04-25 13:29:14|  分类: 教育教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我以我心育人才

彩云飞渡,乱花迷眼,虽然心猿意马,但我对教学始终是认真的。师者,楷模也。师者,传道授业解感也。师的称号不可亵渎。一站在讲台就有一种神圣感,你所面对的是一群清纯可爱对你充满尊敬信任渴望的学子,你就必须有一份责任感。而且一个人的尊严声誉都是建立在自己的投影中。你的工作业绩,职业道德,品质素养,塑造了自己的形象,投射在周围世界注视你的光束中,留下你或高或低的身影。当学生走出校园,他会对所有的教师有客观公正毫不留情的品评。

尼采说:伟大的星球啊,假如没有你所照耀的人类,你的伟大又在哪里?星球的伟大都要靠他所照耀的人类来体现。一位医生说,感谢病人,使我们成了良医,倘若没有病人,再高超的医术都只能是屠龙之术。教师亦然,既然身为教师,假如没有学生,我们的知识又有何用?是学生给我们提供了运用知识施展才能实现人生价值的舞台。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对学生尽责?西方一位哲人说,每一个人都应该为社会尽一份责任,这也是为我们生存的星球付一份租金。这就是我的职业道德观。

因此,尽管我似乎已移情别恋,但都是真正在业之余才从事我的文学创作。而且文学创作提高了我的文学素养,对教学也起到了促进提高的作用,在课堂上有时灵感飚至,会有意想不到的联想生发,如艺术家的神来之笔,使教学更生动更精彩,甚至因而自鸣得意,感受到教学的乐趣。

我上课一般不带教案,只拿着课本上讲台,这不存在半点偷懒或自负,功夫在课外,在于对教材基本上了然于心,我一向备课注重的是备“腹案”,对教材的内容与教学程序设计都成竹在胸,只把讲授要点和拓展延伸的内容写在课本上以备忘,从而在课堂上即兴发挥,运用自如。我认为那种一板一眼全凭教案上课的作法虽然显得极其认真敬业,但那样的课堂往往是刻板枯燥乏味的,引不起学生听课的兴趣,教学效果也是欠佳的,所以我追求的是“庖丁解牛”式的游刃有余的教学方式。我们常说“课堂艺术”,在我看来,它不是形式上的新颖,花里胡哨,而是内容上的知识性,丰富性与讲述的艺术性相结合。在知识方面延展开放,给学生以启迪生发;课堂语言精练,传授方式引人入胜。作家写作追求作品的可读性,教师的讲课也应该追求可听性,语文教师的语言尤其应该有文采,尽可能达到妙语连珠,如时下流行的《百家讲坛》那样融知识与演讲于一炉的境界,让学生如坐春风,在轻松愉悦中有所得。当然我所达到的高度与我追求的目标相距甚远,但这是我努力的方向。因为学生对我的语文教学反映较好,学生的高考成绩也是最权威的教学质量检验,所以领导对我的教学也比较信任,一般每学期例行的教案检查也不检查我的教案,也算是享受“免检”待遇吧,而我自己也必须以诚恳的工作不辜负这种信任,教师的劳动是一种潜在劳动。很大程度上凭自己的敬业精神和良知,我以我心育人才。对于教材的钻研我有时肯于深思,提出己见,例如《木兰辞》中“赏赐百千强”一句中的“强”,教材注释为“多,约数,意为赏赐很多财物。”我以为应为“英雄豪强”,作名词用。因为古代表约数可用“许,余”,倘若为了押韵也可说得过去,但联系上文“策勋十二转”, “转”可理解为表彰次数,或通“卷”,即策勋的花名册十二卷,“十二”当然是概数,表示多,可见为了国家征战,英勇杀敌,英雄辈出,表彰功臣勋将之多。下文“可汗问所欲,木兰花用尚书郎”,可见策勋不仅是赏赐财物,更耀眼的是封官加爵。古代英雄沙场征战很多就是为了封妻荫子。“强”在古文中本来就是名词,现代汉语还保留“强梁”,“列强”等词汇。“赏赐百千强”正说明战争之残酷,才涌现出众多的英雄豪强。如此理解,意境更开阔,立意更升华。我将我的这一理解写成文章,寄到〈语文月刊〉立即发表了。也算是一得。

对于语文教学我一直有我个人的见解,我非常反感当前铺天盖地的所谓“辅导练习”,“基础训练”,“达标训练”,“模拟试题”之类的习题资料,在胡编滥造的题海中虚耗学生宝贵的青春,这些资料除了把学生训练成考试的机器,对学生的知识成长非常有限。这些所谓的标准化习题只能使学生思维僵化,扼杀孩子们的想象力,创造力。有一则经典笑话:问“雪融化成了什么?”孩子回答成了“春天”。错!标准答案是“水”。所以有人说现代教育是把天才教育成蠢才。平时我很少要学生去做这些无用功,只是在高考前为了适应“现代八股”考试的需要才迫不得已狠心让学生去做一番牺牲。我认为,语文素质的提高来自阅读与写作,即吸纳与运用。只有在大量阅读中吸纳语言,丰富词汇量,形成语感,丰富思想情感,对社会人生有真知卓识,然后通过表达,即口头交流与写作,在运用中熟练提升,形成人文素质。文成于思,思源于识,问君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阅读不仅广识,而且益思,是提高写作水平的必由之路,此外没有什么终南捷径。一些学生和家长总是热衷于“作文选”之类的书籍,想走一条在高考中获取高分的“高速公路”,事实证明这都是徒劳,相反,只能使自己的文章落入他人的窠臼,模式化,概念化,拾人牙惠,思维僵化。作文之道,在于我手写我心。没有一个高考状元的文章是靠从“优秀作文选”中获得灵感,技巧和精湛的语言艺术的,正是这些独出心裁的文章成了众多企图走“写作速成”之路者模仿的范文。所以有许多学生和家长问我怎样写好文章,我的回答就是:多读多写。

然而当时有个怪现象,一面高呼“中学语文教学滑坡”,大学教师惊呼“大学生语文水平一茬不如一茬”,一面高考的指挥棒顽固地坚守“现代八股”的命题方式,把语文教学引入歧途,把学生引入经院式考究式的学风中,在各种刁钻古怪的习题中披沙拣金,得到的是一些芜杂零乱的知识碎片,却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广泛阅读,接受人类文明精华的滋养。由于高考对写作比分偏低,导致学生对写作的忽视,写作水平下降。我在报刊上曾发表文章表达了我的看法,结果当然是人微言轻,落入空谷。所以我在教学中强调阅读和写作,一方面将所谓的配套资料练习打入冷库,让学生有时间去阅读课外书籍,古今中外名著和报刊杂志,一方面提倡学生写日记,积累,观察,思考,练笔。我对上海高考试题作文比分占90/150很赞赏,因为写作是语文素质的集中体现。

关于阅读,我以为应该教会学生读什么,怎样读,授人以鱼还要授人以渔,实际上这是初浅的治学之道。首先我对教材的编选有些腹非,我们的专家们不知出于什么高深莫测的理论指导,选编的许多课文味同嚼蜡,缺乏文学性,把语文课混同政治课。有一次我到岳阳参加一个全国性的语文学术讲座,听到一些专家对小学语文教材的意见,他们认为现行的小学教材偏失于单纯的识字教育,忽略了对少儿早期的知识培育养成,应该充分利用少儿记忆的黄金时代多读些简易的古典诗词,把识字教育与文化素质养成结合起来,使之终生受用。我对这一观点深以为然,想起以前如“人,手,口,刀,山,石,田,土”,“来来来,来上学,大家来上学”之类的课文,真的是哭笑不得,除了识字之外,毫无益处。倘若背熟一首“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则既识了字,更得到了文化熏陶,其中不仅有鸟语花香的春韵,幽静闲适的意境,也蕴含着人与自然的和谐。中学语文更应该多给学生以传统文化陶冶,教育本身就是为了传承文明的薪火,让学生多读些古诗文经典,当然也不排斥现当代文学。最近读到资中筠女士说她上学时的教育课本,初一是先秦散文,初二是秦汉文章,初三是唐宋文章,从中得到了良好的传统文化修养。我在五十年代读师范时,汉语,文学分科,文学以中国文学史为经,从诗经起,直到清代文学。可惜后来这种编排体系废除了,代之以文体为纲的教材,优劣与否,自有教育质量作证。

但我们的下一代的求知权被权威们把持着,权威们给什么吃什么,比如现在中学教材中“以金代鲁”,抛弃鲁迅,拥抱金庸,你也只好把“民族魂”丢掉,仗剑行侠去也。又比如最近教育部规定“京剧进入中小学教材”,你也只好吼几嗓子“西皮流水二簧”。其次是课外阅读,虽然最近几年,出台了一系列中小学生课外必读之类的书籍,算是丰富了他们的精神食粮,应该肯定,这些专家们用心良苦的指导阅读对无知的青少年一代是很有益的,但毕竟还是有限的,还是一种喂食,没有放飞让他们自由觅食。

我无力改变世界,只能改变自己。我对学生的课外阅读颇费了些心机,一面竭力鼓呼学生重视课外阅读,一面引导学生在书山中寻芳撷英。我曾尝试过“课前加餐”,每一堂课前五分钟,在黑板上或抄一首诗词,或抄几句名言警句,或朗诵一篇优美的小散文。小散文多剪自报刊杂志,富有时代气息。以此激活他们的文学细胞,培养他们的文学鉴赏能力和审美情趣,从而激发他们的兴趣,从喂食到觅食,广泛阅读。我向学生提出每日一诗,一句格言,一篇日记,每月读一本书,腹有诗书气自华,三年积累,我相信他们的人文素质必然会有很大的提升。

在应试教育的大环境中,我的这些作法也遭到一些非议,有些家长担心会影响孩子的高考,有些教师也认为把学生兴趣引向课外阅读,影响学习其他学科的精力,影响升学率。但我像推着巨石上坡的西西弗斯,即使滚下一百次,依然推着巨石上坡,好在学生进入大学之后,体验到我所给予他们有益的启发,来信对我的教学方法给予了肯定,这也是给我的最大精神安慰。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