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心悠然的博客

 
 
 

日志

 
 
 
 

教育,何时回归“以人为本”  

2009-04-03 20:32:12|  分类: 教育教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育的神圣使命是教书育人,理所当然应该是“以人为本”。我们从幼儿园起有一句响亮的口号:“一切为了孩子,为了孩子一切,为了一切孩子。”但现在我们的教育似乎背离了这一理念,“升学第一,成绩第一”导致“以分为本”,“知识商品化,教育产业化”导致“以钱为本”。

现在学校以升学率论高低,学校工作一切以追求升学率为中心。孩子在学校,以分数排名次,定高低。排座位,成绩优秀的坐前排,成绩差的发配到“边疆”。成绩好的受教师宠爱,当班干部,有种种特权和优越感,成绩不好遭冷遇,受歧视,从小就进入一个不平等社会。升学考试,成绩优秀的学生被高一级学校争抢,享受种种优惠,学生光彩,家长光彩,成绩差的学生被当成处理品,甚至当成垃圾,想上学要交高价费,买学上。这些学生进入学校,似乎就低人一等,自卑感强烈。到了毕业,为了追求升学率,有些教师就动员差生“自动”放弃升学考试,这些都已积非成是,习以为常。

前不久,一位高三学生发表了一篇文章《教育把我逼疯了》,沉痛地控诉了家长,教师,社会千百万眼睛盯住孩子的分数,而全然不顾及孩子的心灵感受,对他们精神人格的伤害,逼着孩子为分数拼命,不惜牺牲一切。

分数对于学生固然重要,农民需要产量,干部需要政绩,学生需要成绩,但分数就是衡量学生的唯一标准,未免太绝对,古今中外无数事例证明,许多卓有成就,对人类作出伟大贡献的杰出人物在学校往往不一定是成绩最好的学生,,要分数但不能唯分数论,重要的在于培养他们健全的人格,优秀的品质,健康的心灵,将来能自立于社会。教育从根本上讲是对人的养成教育,在树人立人。

改革开放之初,校园还是一片净土,自从我们的经济学家和教育专家提出“知识也是商品”,“教育产业化”以后,各种名目的收费纷纷出台,择校要交择校费,补课要交补课费,考试要交考试费,一切向钱看,一位校长在教师大会上训令教师不要流失学生时说的是,流失一个学生就是损失几千无钱的收入,坦白无遗地宣示教育已“目中无人”,只是为了钱。而推向学生的各种习题,资料,试卷,也是“以钱为本”的产物,于是造成压在学生头上的“三多”现象。

我曾多次痛斥“作业多,资料多,考试多”给学生造成的摧残,我在发表了《是谁教坏了我们的孩子》一文痛斥小学生资料中的无聊瞎折腾之后,一位网友给我提供了一道小学生作业题:把以下四句话用关联词连接起来:

李姐姐瘫痪了;李姐姐顽强地学习;李姐姐学会了多门外语;李姐姐学会了针灸。

专家设计的正确答案是:李姐姐虽然瘫痪了,但顽强地学习,不仅学会了多门外语,而且还学会了针灸。

然而孩子们的答案五花八门,让教师啼笑皆非:

虽然李姐姐学会了针灸和多门外语,可她还是瘫痪了。

李姐姐不但学会了外语,还学会了针灸,她那么顽强地学习,终于瘫痪了。

李姐姐之所以瘫痪了,是因为顽强地学习,非但学会了多门外语,甚至学会了针灸。

李姐姐是那么顽强地学习,不但学会了多门外语,最后还学会了瘫痪。

李姐姐学会了多门外语,学会了针灸,又在顽强地学习瘫痪。

李姐姐通过顽强的学习,学会了多门外语和针灸,结果照着一本外文版针灸书把自己扎瘫痪了。

是孩子们的思维跟不上专家“点石成金”的魔杖,还是专家们在“误导”孩子。专家们不是让孩子通过读书和表达来获得语言知识,形成语言逻辑,而是把生动活泼的语言肢解成一个个零部件,企图让孩子通过一道道“工序”的练习来操作语言,培养孩子的语言逻辑思维。舍本逐末,结果事倍功半,甚至劳而无功,把孩子引入迷途。只要让孩子们多读书,丰富语汇,形成语感,多运用交流,自然会语言生动流畅,条理清柝,决不会语无伦次。

我想我们高明的专家不会不知道这是“舍本取末”,而是故意为之,归根到底因为编造这样的“资料”可以卖钱。唯利是图,而不是为孩子而想,如斯而已。这些资料习题的始作俑者是高考题型设计的指挥棒,于是纷纷复制,形成现在资料泛滥的洪灾。套用一句流行语:“都是钱惹的祸。”

一位中学高级教师提到小学三年级的一道语文家庭作业:根据内容写一礼貌用语:素不相识;百花凋零;上联不配下联;黑夜静悄悄。让这位颇有名望的高三语文教师也一头雾水,原来答案是:没关系;多谢;对不起;晚安。最后他只能慨叹这不是正常的小学生作业,是语文教学的黑色幽默。

对于教育的这种现状,不少教师纷纷为孩子呼吁,他们身在教育一线,每天都看到学生的学习生活状态,有切实的体验,但他们被潮流夹裹,无力改变。

著名特级教师吴非先生感慨“我们的工作没有了庄严。美好,庄严,理想,正在离我们远去。”他说:“有什么样的社会风气,就会有什么样的教育,就有什么样的学校,就有什么样的教师,当然也就有什么样的学生。而有什么样的学生,便将有什么样的未来。”

现在的教育已积重难返,正如鲁迅先生所说的“铁屋子”,卑微者弱者的呐喊与呼唤丝毫不能撼动它的铁窗。最近陈丹青教授在《权力不理会墙外的喧嚣》一文中说:“全国上下层层叠叠的教育主事者曾在公开场合、大小媒体、各种文本中对任何批评观点与批评者予以反驳么?没有,这教育界的庞大“对方”不是“反驳不得”,而是不屑于反驳。为什么?因为真的权力乃是怡然沉默。而权力之外更有势力,这势力不仅指盘根错节的权力集团,更兼广大无边的无权者:家长、孩子、职工、社区,密密麻麻都是些靠教育利益链吃饭的卑微者,他们也参与这大荒谬,构成这大势力,目的不是为了教育,而是讨生活。”

既然如此,夫复何言。

但我还是知难而啼:为了我们的孩子,为了我们民族的未来,我理想中崇高而神圣的教育,何时能告别“以分为本”“以钱为本”,回归“以人为本”的正途。

   

  评论这张
 
阅读(279)|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