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心悠然的博客

 
 
 

日志

 
 
 
 

留留惠州行(旧作)  

2009-09-04 10:20:13|  分类: 亲情如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庆长假,星儿四十岁生日,全家团聚惠州,我们也带着孙子留留去惠州,因为他妈妈在职读博,导师安排利用假期博士论文开题,不能成行,他爸爸从南宁直接去惠州,于是只好由我们带着他踏上旅途。开始,他妈妈告诉他,国庆节去惠州看骏宝哥哥,他就问:妈妈去吗?他妈妈说:妈妈有事,你同爷爷奶奶去。我告诉他,爸爸会在广州接你的。他说可以。临行前,妈妈给他清理衣服,忘了袜子,他提醒妈妈,还有袜子。小小年纪,精明透了。

9月28日,我们乘车从桂林出发,一路上,他很高兴,兴奋地在车厢内蹦蹦跳跳。同车的叔叔阿姨都夸他活泼可爱,问他几岁了。他说,不知道。我们以前忽略了教他,此时我才告诉他,快四岁了。以后别人问他,他就回答快四岁了。到十点以后,车厢内熄灯了,他还趴在车窗玻璃上,我问他做什么,他说要看风景。

29日清晨,我们乘坐的K-38次列车抵达广州,不久,他爸爸也来了,与邵阳来的亲家一家亲友会齐,星儿安排了一辆车接我们,直达惠州。

中午抵达惠州,由于儿子们天各一方,难得相聚,留留还是第一次来惠州伯父家,我说:骏宝哥哥家住在11楼,有电梯。他说:是商场吗?因为他们师范大学家属宿舍一般都只有五六楼,没有电梯,只有带他逛商场才见到过电梯。我笑了,告诉他,不是商场那种电梯,是垂直向上的,“呼”一下子就上去了。下了车,星儿已带着骏骏在迎接我们,小兄弟俩一见面格外亲热,互相拥抱。

在桂林时,我就告诉他,骏宝哥哥参加围棋比赛得了很多奖, 他就说要骏宝哥哥教他下围棋,他教骏宝哥哥画画,他在幼儿园参加了绘画兴趣班,口气不小。现在一到家,就要看哥哥的金牌,骏骏就带弟弟去儿童房看他获得的金牌,奖状,留留把一串奖牌挂在脖子上,骏骏似乎很珍惜自己的奖牌,只给弟弟留下一个,其余的就收藏起来了,然后拿出自己的玩具给弟弟玩,小汽车,飞机,玩具枪,翻倒玩具箱,撒满儿童房。

晚上,我们带留留睡,骏骏特地跑到我们睡觉的客房,和弟弟相拥而眠,毕竟是血缘兄弟,虽然很少相聚,但一见就亲如手足。骏骏叫弟弟“老留”,留留就叫哥哥“老骏”,后来留留说:我不是“老留”,我是“老骏”。于是兄弟俩就互相以“老留”“老骏”称呼。

这几天,留留玩得很开心,像大观园里一阵风吹来一群小姐妹一样,星儿家里也来了几个小客人,留留每天与他们玩,看他们下棋,玩电脑游戏,虽然看不懂,但也津津有味,大多时候是与那个小姐姐争滑板车,在客厅里溜来溜去。留留很好强,有时玩腻了,把滑板 车丢在一边,小姐姐要玩,他马上又去抢,直要爷爷奶奶说服他才让给小姐姐。

国庆节那天,星儿生日宴,大宴宾客。

10月2日,星儿驾车带远道而来的亲友去大亚湾海滩,看海冲浪吃海鲜。因为人多,我的两个学生特地开车送我们。虽然是金秋十月,南国天气晴朗,气候一如初夏,海潮汹涌,水温沙暖,在海滩小店租了游泳圈,骏骏和留留就由他们的爸爸抱着下海去游泳,倦了就上海滩拾贝壳,海螺。留留捡到好几个漂亮的海螺,非常高兴,还说要送一个给陈泽宇。陈泽宇是他幼儿园的好朋友,远在惠州,他还不忘他的小朋友。奶奶带着他捡拾了一串贝壳,海螺,用塑料袋给他装了带回家,一回到桂林,就把几个漂亮的小海螺送给了陈泽宇。

10月3日中午,他爸爸要回南宁了,要他跟爷爷奶奶回桂林,他很听话,还说要去送爸爸,我抱着他送爸爸进了电梯,和爸爸说了“再见”。回到客厅,他就趴在沙发上睡觉了,睡梦中,尿湿了裤子,把沙发的海绵垫尿湿了,星儿逗他,说:“留留,你把大伯父的沙发尿湿了,要给伯父洗干净啊!”他说:“我不会洗。”星儿说:“那谁会洗?”他说:“奶奶会洗。”过了一会,伯父走了,他对奶奶说:“我好想爸爸妈妈啊!”奶奶把这话说给我听,我怦然心动,这孩子,也许把刚才伯父的话当真了,似乎有寄人篱下之感,于是就想起爸爸妈妈来了,小孩子的心灵是多么敏感。

下午,我们带着他去登高榜山。重阳登高,传统民俗,惠州犹盛,因为是国庆假日,节近重阳,市民就提前登高了,这也是一项有益的户外健身活动。驱车去山脚,山下的坪地广场已停满了大小车辆,小街似的巷道两边一字排开许多店铺,卖饮料矿泉水面包熟食之类,给登山的旅客提供购物方便。登山的人不少,盘盘曲曲的山道上,像蚁群一样爬行着登山的男女老少,因为生在繁华都市,登攀者众,山道都修筑了石块或水泥梯级,留留就说这是楼梯,把这山叫做“楼梯山”,一路喊着:“我们爬楼梯山。”山路很仄,登山的人上上下下,错身而过,有些地方还要侧身让道,我一路牵着他的手,他爬山很有劲,到半山腰,他问:“爷爷,,快到顶了吗?”我说还有很高哩。他说:“爷爷抱抱,抱一会我就又有力气爬山了。”他也知道要适时养精畜锐。抱了一会,他就又下来自己走,一边不停地跟爷爷说话,他不知从哪儿学会了许多词汇,说:“爷爷,我们不要半途而废。”“爷爷,顶就是最高的地方,对不对呀!到了顶上就可以登高望远,可以摘到天上的白云,对不对呀!”我笑了,说:“留宝宝,你还很富有诗意呀!”登上山顶,城廓在望,公路蜿蜒,西湖如一面平镜,我抱着他看四面风景,他还要摘花草玩,我们绕山顶一圈,夕阳已沉西,便取道下山,他一路蹦蹦跳跳,兴致勃勃。

在伯父家,留留很活跃,乖巧,尤其是口齿伶俐,博得大家的称赞。

10月4日,我们要回桂林了,吃过中餐,大家清理行李,我去上洗手间,留留见大人们都行动起来了,大包小包堆在客厅,敏感懂事的他急忙找爷爷,一边喊“爷爷,爷爷!”我在洗手间应,他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急得在几间房子里到处找,在他幼稚的心里,也许一下子很惶恐,心怕爷爷丢下他走了,我赶紧从洗手间出来,抱住他,他才有了安全感,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晚上在火车上,他一直不离爷爷奶奶,火车卧铺(留留叫“睡铺”)很窄,爷孙俩挤着睡,有爷爷在身边,他睡得很香,抵达桂林,正好黎明。短短几天的惠州之行,留留与爷爷奶奶似乎更亲密了。

2008-10-8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