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心悠然的博客

 
 
 

日志

 
 
 
 

是谁阉割了中国知识分子  

2010-06-11 13:57:24|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叶匡政先生在《中国为何盛产公公知识分子》一文中说:公公学名太监,因没了男根,对于权贵主子极尽阿谀奉承之能事。这里的男根就是知识分子的独立意识和批判精神,是对真理、正义、良知的信仰。我们期望知识分子奉行的是独立的道统,而不是与君王同心同德的“妾妇之道”。“公公知识分子”“阉然媚世”,是人类品德中的败类。在“公公知识分子”看来,生活和活命好像也能体现一种尊严,那些公然站出来反抗者,反而成了他们眼中的小丑,他们甚至把反抗看作自杀,把批判精神看作是对平静生活的废黜。这种心理,使得“公公知识分子”能坦然参与到任何共同犯罪的机制中,成为罪犯天然的帮凶。我们曾把知识分子看作是用知识和真理为社会寻求正义的群体,用知识来挑战一切权势压迫下的沉默。那虚假、乐观的公共话语想误导的,从来是知识分子力图揭示的。他们会用自己对真理的热情,来表达我们面临的真实境遇。但“公公知识分子”反而率先成为精神世界中最先腐烂的伤口。他们对危险无知,对杀戮麻木,他们以沉浸学术为借口,理所当然地逃避着世间苦难。他们躲在学术那貌似傲慢的屋檐下,其实不过是顺从权力的牺牲品。

叶先生对“公公知识分子”的讨伐真是痛快淋漓,直入骨髓。不过我读后却非常泄气,因为全文只有对“公公知识分子”的丑恶揭露,无情挞伐,却没有解题"为何"“中国盛产公公知识分子”,找到问题的症结,从而为中国知识分子探索一条回归阳刚重振雄风的出路,显得文不对题。

诚然,中国的知识分子的确令人失望,作为知识的拥有者,理应先知先觉,引领社会朝着真理与正义的光明大道前行,但他们不仅没有担当起独立思考,批判世俗,传播真理的道义责任,反而成为向权势谄媚的“妻妾”与犯罪的“天然的帮凶”。但中国的知识分子难道是天生的贱骨头,烂胚子,“小人儒”?他们从娘胎生下来就没有了“男根”?是谁阉割了中国的知识分子?使他们成了没有血性,没有阳刚,没有正气,没有独立人格,自由思想,不敢怒不敢言的“公公”?

有网友评论说:中国公公知识分子产生可谓历史久矣,中国悠久的封建帝王史中,独裁者多而开明者少,专制多而民主少,曲者高官厚禄,直者被惩被戮。直至推翻封建王朝,也没有建立民主社会,公民社会,有独立人格,言论自由,知识分子逐步蜕变,没有了阳刚,好死不如赖活着,大丈夫能屈能伸,识时务者为俊杰,要不,你可能就会成为右派,反革命,危害国家安全。这大概就是给叶先生文章的答案。

中国知识分子横空出世,黄金岁月可能只有春秋战国时代,那时各路诸侯为图霸业,争相延揽人才,知识分子持才自雄,在诸侯之间穿梭,待价而沽,他们著书立说,畅所欲言,形成中国历史上最辉煌最灿烂的“百家争鸣”的盛况,那时他们是何等的气宇轩昂,可以傲公卿,轻王侯,可以命令“齐王前”,可以“称疾不能造朝”,将傲慢的君王戏耍一把。其间只有孔子一付奴才相,“君在,蹙蹙如也”,“入公门,鞠躬如也,如不容”,“君命召,不俟驾”,十足一只叭儿狗。那时一方面诸侯要倚重知识分子的才智,一方面东方不亮西方亮,知识分子有炒他们的鱿鱼的空间,所以腰杆挺处直直的。

自秦王扫六合,一天下,建立中央集权,中国知识分子的命运便进入了黑暗的幽谷,首先便遭遇了“焚书坑儒”的当头一劫。此后历朝历代,知识分子因言罹罪,因文罹祸便罄竹难书,稍有不合圣意,便有杀身之祸,中国历代统治者对付知识分子砍头如割韭菜,丝毫不心慈手软,在大一统的皇权之下,知识分子无可逃于天地之间,他们有几个脑袋供皇家诛戮?

中国历代统治者对知识分子不仅诛头,而且诛心,从汉代“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这独尊的儒术一家之言,实际上就是皇家的一家之言,中国知识分子便只能在儒家的禁圈里跑马,在皇家的掌上带着镣铐跳舞,只能以皇家的思想为思想,皇家的言论为言论,任何有违圣意的言论思想都被视之为大逆不道,哪里还容许知识分子有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你想有自由之思想,批判之精神吗,把你的头颅割下,看你用什么去思想,去批判。在这样的威权统治之下,期望知识分子奉行的是独立的道统,而不是与君王同心同德的“妾妇之道”,不“阉然媚世”,挑战一切权势压迫下的沉默,岂不是把知识分子驱向屠宰场吗?

中国知识分子漫长的历史时期都在重压和桎梏的严冬中生存,只有在中央集权分散时才有短暂的小阳春,这也叫“江山不幸士人幸”。中国知识分子除了做奴才就只有两条路,或作烈士,或作隐士。毛伟人就说过,如果鲁迅活到现在,要么进监狱,要么闭上嘴。当年号召“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并且说“言者无罪,闻者足戒”,但后来就说是“引蛇出洞”,一句“阳谋”就将几十万知识分子打成右派,此后的文化大革命更是知识分子的一场浩劫,连革命功臣元勋都未能幸免,“哪个虫儿敢作声!”

中国的知识分子不仅要遭到统治者的打压,还要遭受来自“政治觉悟高”的底层民众的声讨围攻,我们不是外星人,这样的事例不用细说吧。

正是中国社会两千多年的无情诛戮,成功阉割了中国知识分子的男根,彻底打趴在地上,失去了血性,阳刚,虽然,现在已走向了民主法治时代,政治气候好转,但心有余悸,担心又会遭遇“引蛇出洞”。

现在中国的家庭教育,学校教育,都是奴化教育,听话教育,乖孩子教育,因为社会生存法则如此,家庭学校不得不量身定做,从孩提时代起就开始阉割他们自由活泼独立思考敢怒敢言的天性,中国的“公公知识分子”就是在这样的土壤中盛产出来的。

但我们应该看到,比起当年十亿人民只要一个脑袋,今天我们已经真正走进了新时代,一大批真正的公共知识分子已经活跃在社会的大舞台上,现在网络给大众提供了言论自由的广阔空间,普通民众议政参政的热情空前高涨,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对社会的批判与建言基本上都能自由表达,当然,知识分子在自由表达时真正有“免于恐惧的自由”的时代还有一定距离,但应该坚定地相信,我们的社会正在走向民主文明,而前进的速度也要靠我们每一个公民去推动,而不是站在一边冷嘲热讽。

 

 

 

  评论这张
 
阅读(270)| 评论(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