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心悠然的博客

 
 
 

日志

 
 
 
 

海南行吟  

2017-01-03 10:48:0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云海,火山口

岁末年尾,儿子专程带我们去海南旅游,行程一周。

从南宁吴圩机场起飞,飞机穿过云层,便在云海上飞翔,打开舷窗,俯瞰机身下面,原来想应该可以看到琼州海峡的苍茫大海,却只有一望无际的云海,天空阳光灿烂,给云海镀上银彩,像海洋翻滚着白浪,像白茫茫的雪山,又像厚厚堆集的棉絮。常识告诉我们,云是飞升的气态的水,是未雨的水,一遇冷空气,便会倾盆而下,或为甘霖,或为洪灾。我们头顶上一直高悬着一座水库,一个湖泊,甚或一片大海。

抵达海口,下榻在南洋博物馆酒店。稍事休息,我们便直奔凤凰岭火山口地质公园,公园的景观建筑,大都是火山岩石砌成,颇有特色。沿着一百九十二级台阶,登上绝岭,欣赏火山喷发口,导游介绍,国际地质学说公认,沉寂一万年以上才能确认是死火山,这座火山距今已沉寂八千多年,还是一座活火山,不知在什么时候会轰然喷发出滚滚火焰和岩浆。站在岭上看火山喷口,像一个巨大的天坑,沿人工开凿的窄窄石级而下走到坑底,仰望四围都是绿色的植被,顶上是高大的阔叶林,中部是灌木,底层是苔藓等蕨类植物,似乎在演绎生物进化的样本。

从云海到火山口,让人感受到大自然界的神奇,多彩多姿,云海是如此雄浑,壮观,火山口是如此神秘,令人恐怖,而它沉寂后又是如此安祥,周围的植被是如此妩媚茂盛,丰富多样。

 

   五公祠感怀

在我的印象中,海口不是山水自然旅游城市,而是文化历史名胜纪念馆。

出宾馆,一条狭窄而悠长的骑楼街记载着海口这座城市的昨日辉煌,乃至海南人民的开拓史,历代先民的奋斗历程和光辉业绩。街道两边的商铺,公馆,清一色十九世纪中西合璧建筑。散布在城市的神庙,纪念堂,向人们展示着当地居民的祖先崇拜,宗教信仰。座落在海口东南的五公祠则集中体现了孤悬海外的离岛与内陆的交融,从一个侧面展示了一个民族的历史风云与沧桑。

五公祠祭祀着五位唐宋年间被贬海南的贤臣名相、忠义之士。五公即唐朝宰相李德裕、宋朝宰相李纲、赵鼎及宋代大学士李光、胡全。他们虽遭贬谪,但丹心不泯,万里投荒,不易其志,兴修地方公益事业、传播中原文化和文明习俗,兴办学校,培养人才,为海南的文化教育、经济发展做出了不朽的贡献。这些封建士大夫,胸怀家国黎庶,志在用世为民,无论在朝在野,无论处于什么样的逆境,无论走到哪里,都能生根开花,释放自己的能量,为百姓发光发热,照亮黑暗,历史最终也掩盖不了他们的光辉。

五公祠分上下两层,木质结构,素瓦红椽,三面回廊,可凭栏眺望,有海南第一楼横匾。祠内还有历代文人的题咏和楹联,概括了五公的生平业绩,表达了后人的崇敬和纪念。

五公祠有苏东坡的遗迹,引人入胜的是浮粟泉。北宋绍圣四年,苏东坡来琼时,借寓金粟庵(今五公祠内),这期间他教导当地百姓掘井之法,并亲自指凿双泉,一泉曰金粟,一泉曰浮粟,由于泉水其味甘甜,水源旺盛,常冒小泡浮于水面很象粟米,因此汲者常满。泉水经化验含有多种人体需要的矿物质,是最优质的矿泉水。民国初,金粟泉被毁,余下浮粟泉。浮粟泉历经近千年沧桑,从不枯渴,不论大旱或大涝水位都保持现状不变,如今依然清澄明沏,汩汨流淌。传说取水之人只要在井旁用脚一跺,井底下如源源不断的冒出水泡,那么来年一定会财源滚滚,生活蒸蒸日上。

五公祠正殿有一联,触动我心灵的震撼,联曰:“唐宋君王非寡德,琼崖人士有奇缘”。另有一横匾:“安国危身”。

横匾深刻揭示了封建社会士大夫的人生命运,如果不能与世浮沉,随波逐流,同流合污,要想为国家民族做出贡献,以治国安邦为己任,则必定会危及自己的身家生命安全,这是怎样的历史悲剧!数千年痼疾!

对联则歌颂了唐宋君王宽容惜才的美德。

中国的知识分子,唯有在春秋战国幸遇一个黄金时代,真正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出现了一个思想活跃文化繁荣的好时代,知识分子可以傲王侯,蔑公卿,而无身家之忧,真正享有免于恐惧的自由。自秦汉以下,便一直陷入了黑暗的牢笼,秦始皇焚书坑儒,汉代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表面上,儒家学派走上了皇家圣殿,其实不过成了皇家的家奴,御用走狗,刀斧始终架在脖子上,只要不为君王发声,歌功颂德,稍不合朕意,便会身首异处,甚至株连九族。元明清是知识分子最为悲惨的时代,如果说,元满是野蛮民族对中国的统治,明代是正宗的汉人政权,然而,流氓无赖出身的朱和尚夺得天下,便大兴文字狱,一个由贫苦农民出身的皇帝,最怕别人瞧不起,怕那些有知识的儒士们不肯为他所用,这种自卑多疑的阴暗心理导致了他的文化专制,对士人大下杀手。好在明后期出现了一个思想启蒙人性解放的时代。清代文字狱更惨酷,儒士的命运更悲惨,历史不忍细说。至民国时代才有一个短暂的春天。唐宋两朝,虽然不及春秋战国时代,知识分子毕竟活得最滋润,尤其是宋朝开国君王赵匡胤定下“不杀士人”的基本国策,被称为中国历史上的民主高峰,这些在政治斗争中失意的文人才能苟全生命。明代徐一夔做《万寿贺表》中有"光天之下,天生圣人,为世作则"句,被指讽刺朱元璋当过光头和尚,做过贼,逐斩之。唐朝大诗人白居易公然拿皇上扒灰的糗事入诗,开篇即写“汉皇重色思倾国”,“倾国”可以理解为美色绝代,假如不幸碰上神经敏感心理脆弱胸怀狭窄的暴君昏君,也可以联想成亡国,老白的头颅早已搬家,甚至株连九族。唐宋两代文人最大的幸遇就是生活在一个政治开明,君王有德的好时代,所以海南人士才深深感谢唐宋君王的美德,让僻远的琼崖黎民有幸结遇这些正直有为的士大夫,虽然是遭到贬黜,毕竟给予他们不杀之恩,让他们能在有生之年发挥才能,为民奉献,造福一方。

千秋功罪,自有后人评说,历史最终由人民书写,任何统治者,无论处于什么王朝,只要给士人黎民施以德泽,人们自然会向他敬献由衷的颂扬与永远的纪念,任何丧心病狂,滥施暴政,罔顾百姓的生存,疯狂逼害知识分子,残酷屠戳民族精英的暴君恶魔,独夫民贼,尽管当朝权倾天下,颂歌盈耳,最终必定逃不过人民的审判,必将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这就是这幅对联的深远意义,也是震撼人心之所在。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