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心悠然的博客

 
 
 

日志

 
 
 
 

潮州行  

2017-02-02 13:39:0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的中国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平时,乡村在空壳化,青壮年男女抛家别舍奔向城市,留守儿童留守老人成了乡村的支撑;一到节日,城市在空洞化,进城务工的人们自不必说,会满载行囊回归故里,一偿久疏的亲情,那些从乡村走出在城市落地生根的城市新一代,也会踏上寻根之旅,回望原乡,机关放假,商铺停业,城市顿失往日的喧嚣拥挤与繁华,一年一度的春节尤其如此。

春节留在城市,没有回乡团聚的欢乐,没有鞭炮声里探亲访友推杯唤盏的热闹,难免寂寞冷静,儿子说去潮州一玩,也算是寻乐之旅。

去潮州,一半是对潮汕文化的景仰,一半是对韩愈的追思。

潮州地处南粤一隅,但潮汕文化声名远播。潮汕地区地狭人稠,人口与资源环境的矛盾,激励了潮汕人刻苦耐劳勤奋进取抱团协作的品格,创造开拓冒险勇于的精神。潮汕人,在农业上精耕细作,在手工业上精雕细琢,在商业上更是精打细算,极善经营,闻名海内外,不少人漂洋过海到海外谋生,发展创业,潮汕人有"中国的犹太人"之称。

在潮州,品尝了许多著名的风味小吃,一豆一菽,一荤一素,在潮州人手里都能烹调出最美味的佳肴。

当然,潮州之行不是为了一饱口福,而是怀着一缕精神追求,下榻宾馆,便直奔有关韩愈的文化景点。

韩愈因一纸《谏迎佛骨文》拂逆圣聪,从京城长安贬谪南粤,受尽颠沛流离之苦,但他一到潮州,便与所有的正直的士人一样怀着用世为民的抱负,兴利除弊,兴修水利,办学育才,赎放奴婢,真正体现了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为后世治潮官员树立了惠政德治的榜样。韩愈在潮州写下《祭鳄鱼文》,据说仅凭一纸雄文就将凶猛异常为害一方的鳄鱼驱走远迁另一水域,这当然是一种神话传说,但潮州人却将这故事渲染得神乎其神,在人们心目中留下了永远的怀念。潮州有韩江,韩山,韩文公祠,昌黎街,鳄渡秋风。韩愈在潮州只生活了短短的八个月,便留下了如许多的纪念和精神财富,足见一个人的人生价值不在生命的长短,在于生命的质量,足见一个人的精神光芒和人格魅力可以永垂不朽。

潮州有一条有名的牌坊街,全长两公里许。牌坊是尊荣显达、彰扬乡贤的纪念性标志建筑,始于宋而盛于明清一路走马观光,一座座精雕细刻的牌坊,高标着牌坊主人的官衔,诰封,科场荣耀,诸如兵部尚书,大理寺评事,刺史,某榜进士,某榜举人,文魁武魁,大致相当于现在的国防部长,最高法院法官审判长,市委书记,进士相当于现在的大学生,充其量相当于硕士研究生,博士生,举人相当于现在的高中生,已不值得一提,但在当时的确是凤毛麟角,人中翘楚,是地方的荣耀,桑梓的骄傲。

一个民族需要培植一种精神,熔铸一种品格,树立一种榜样,为乡贤望达树碑立坊是一种文化导向,道德导向,是一面精神旗幡,激励后人见贤思齐,读书上进,博取功名,为官为宦,青史留芳。如此高调纪念和表彰地方名流,必然会为潮汕地区营造良好的学风民风起到诱导作用,这是值得称扬的。

但我穿行在牌坊街头,走过一座座牌坊,不由的向远逝的时空发出轻轻叩问,这些荣登牌坊的衮衮诸公,毕竟为乡土之邦贡献了什么?为贫寒黎庶惠泽了什么?为人类的福祉创造了什么?为推动社会的文明进步起到了什么历史作用?也许那些进士举人只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囊萤映雪,悬梁刺股,牛角挂书,金榜题名,只是为了黄金屋,千钟粟,颜如玉,他们为官为宦只是为了封妻荫子发家致富,他们对社会对民族的贡献也许不如一介草民,更不如黄道婆,李时珍,造桥的李春,那些手握兵权的大员说不定是屠杀人民的刽子手,那些法官说不定是冤假错案的制造者,那些县令刺史说不定就是硕鼠巨贪。我在这里正如鲁迅所说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惴测中国人,但现实的确让我们不能乐观,中国封建社会几千年,如果这些大官要员进士举人都是正人君子,历史的功臣,中国社会何以一直停滞不前,朝朝代代老百姓一直处于苦难的深渊,盼望着清天老爷救民于水火,解民于倒悬。

从潮州返程,归途中绕道去参观了惠东县皇思扬村,说是保护得比较完善的古村落,村里有武魁楼,翰林第,圣旨坊。武魁楼和圣旨坊是皇思扬村最大的名人萧风来的功德遗产,史传“萧风来于乾隆年间考得武进士,官居一品,任广西左江、右江两镇总兵,战绩显赫,为皇帝立下了汗马功劳,为官清正,和易笃厚,好善乐施,深受同寮的敬重。” 为官清正,和易笃厚,好善乐施”,在封建社会的确是难能可贵的品质,如果凭“为皇帝立下了汗马功劳”一语评价人物,萧风来不过是皇家的鹰犬。真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这些建筑在文革时曾被摧毁,现在却成了被列为文物保护的瑰宝,看起来不过是些断墙残垣,有些虽曾修复,毕竟已是膺品,不值得一顾。

如今这类文物保护单位已泛滥成灾,中华大地各个地方凡是有点名望的先人,都纷纷挖掘他们的遗迹,列为保护对象,成为资源,招引游人,从某种意义上讲,已经完全商业化,世俗化,与文化遗产没有太多的关联。泛滥的文物保护,泛滥的树碑立坊只不过是供奉了一盘历史糟粕,一堆垃圾,误导了下一代,浪费了游人的时间。

一个民族要传承,一个地区,标举名人乡贤,弘扬传统美德,颂扬功业卓著的民族精英,给生生不息的后来者树立典范,启迪后人后来居上,民族才能不断发展,不断超越。但对所谓的名人,乡贤望达,一方面应该用历史的眼光观察,他们毕竟是一个特定历史时期的人物,他们的许多作为必然受到历史的局限,不能苛求。但一方面也应该用现代的眼光审视,他们是否能承载起对后人的典范作用,不能唯权是崇,唯官是拜,唯名是举。评判的标准应该是看他们人品是否正直清廉,他们功在民众还是功在皇家,他们是不是推动了历史的文明进步,例如鄙乡名人蔡锷护国倒袁,反对帝制,维护共和,这样的人物则经得起历史的检验,决不会因时间的流逝而黯然失色,这才是真正值得纪念值得弘扬的卓越人物,值得树碑立坊表彰导引后人的民族精英。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