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心悠然的博客

 
 
 

日志

 
 
 
 

怀念萤火虫  

2017-08-10 21:10:5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暑假,孙子尹士骏从福建沿海旅游回湖南,他爸爸要他写旅游日记,我便拿出陈奠乾部长著作的《异域足音》与他共读,学习游记散文写作之道,读到《走笔华盛顿》中一段文字:

华盛顿晚上在草丛里,树荫下可以看到无数星星点点的亮光,那是萤火虫无声无息的明明灭灭,游人恍惚间如走进了神话之地。这是一座大国之都,现代化的大城市,却同时也是萤火虫快乐的栖息之地,这让我感动为已!可我们的萤火虫呢?早都消失在遥远的梦中了吧。

如果说,当下的北京是一首充满活力躁动不已的摇滚乐,华盛顿则像一首冷静朴素从容悠远的民歌。

陈部长不愧是文学才女,将旅游文学写得如此富有诗情画意,更富有人文哲理,触动读者心灵的震撼。

华盛顿是最繁华的资本主义国家美国的首都,按照我们的观念,应该是钢筋水泥的丛林,高楼耸立直摩云天,汽笛喧嚣,灯红酒绿,人声鼎沸,留不下丝毫原始自然的痕迹,然而,这里却还有萤火虫生存的空间。

记得儿时,在乡村,每当夜幕降临,池塘边,夜空中,花间草丛,总有无数萤火虫打着灯笼在寻寻觅觅,萤光忽闪忽闪,穿梭不息。与此同时,蟋蟀的歌吟,像演奏着轻音乐,叽叽唧唧,青蛙则敞开歌喉,擂起震天蛙鼓,整个夜空在上演着一曲热闹的萤光音乐晚会,彻夜不息。那些调皮的孩子们常常捕捉萤火虫放在玻璃瓶中,这倒不是受囊萤映雪的所谓教诲,要做勤学苦读的榜样,只是为了欣赏萤火虫们发出的亮光,这些萤火虫往往经过一个夜晚便都死在瓶中,现在想来那是多么残忍!

如今,在我们这世界最古老的东方,别说泱泱都会,中小城市,就是在乡村,也难以觅到萤火虫的踪影。听不到蟋蟀的歌吟,也听不到喧嚣的蛙鸣。小时候,在我们的乡村,每到春天,随便一条江河溪流,一条田间水圳,随处都可见成群的小蝌蚪,摇曳着活泼的尾巴,与游鱼细虾们一起戏水撒欢,如今,因农药化肥滥施,江河水域田间细流,再也见不到游鱼细虾与小蝌蚪,随处一片死寂。

现在,在盛大的晚会上,或者在游人如织的广扬上,可以看到大人孩子,手里摇晃着荧光棒,疯狂摇晃呐喊,尽管亮光已胜过萤火虫多少倍,但它已了无生气,了无诗意,只有现代科技的浮华。

怀念萤火虫,怀念蟋蟀,是在怀念一种远逝的原始自然情趣。

人类,迟早会成为地球上孤独的行者!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